新媒体语境下的网络民族主义研究

搜论文-编辑:admin-

新媒体语境下的网络民族主义研究

  2012118日,一段 大陆香港乘客骂战视频爆料,2012116日一群大陆游客在香港地铁乘车时违规进食,从而导致大陆游客与香港乘客之间开骂。骂战的导火线是,大陆游客中一小女孩在香港地铁车厢内吃点心面,有乘客提醒他们车厢内不能吃东西。随后,小女孩的母亲和一位香港男士对骂,女孩母亲同行女子和几位港人先后加入骂战。这一事件被称为香港地铁骂战事件。此事件引发了众多媒体和民众的关注,在大陆和香港之间掀起的一场关于地域歧视和反歧视的争论,将这个敏感话题又一次推上风口浪尖,甚至将经济文化之间的冲突演变成了族群之间的对立,其影响和意义大大超过了次事件本身。

 

  一、港陆骂战中的网络民族主义

 

  (网络民族主义与地域歧视

 

  网络民族主义来自民族主义与互联网的结合,是随着互联网和大众生活联系的日益密切而兴起的。民族主义的一般性定义极为广泛,这使得表述并定义民族主义极为困难。中国地域广阔,民族众多,即使在汉民族内部也存在很大差异。一般人们以自身地区性的经验来定义民族主义,从广义上来说,民族主义和地域歧视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而互联网的发展一方面促进了信息的交流和互动,另一方面对各种负面信息和负面新闻的传播起了放大作用。

 

  闵大洪先生为网络民族主义做了一个广受接纳的双向定义:

 

  1.基于互联网传播而产生的民族主义言论、情绪和思潮;

 

  2.表达、吹鼓民族主义情绪,制造、扩散民族主义舆论,并在某些状况下推动现实行动,以此达到预期目的的网络传播行为。

 

  在中国,网络民主主义明显的表现出了本土色彩。近年来平民化和普及化的互联网成为了大众的情绪发泄口和传声筒。由于我国复杂的民族性和族群特征,网络民族主义和地域歧视密切联系起来。这其中的成因错综复杂。在香港回归之后,文化、政治结构上的差异导致政治不对称,这令香港人一直都有对自己身份的认同焦虑,在缺乏归属感的背景下,港独思想有所抬头,香港公民的本地意识空前加强,其中最明显的就是对大陆的歧视,已经不仅是对贫穷的歧视,还包含了香港对其国际金融中心地位的担忧,以一种受压迫的难民视角来看待中国大陆的政府和人民,这就很容易令原本的地域歧视异化出各种社会问题。另一方面,由于港澳有长期的被殖民史,在网络骂战中这就成为大陆攻击香港的一项重要罪名,把港人骂做卖国贼”“英皇走狗也是大陆人的主要攻击手段。 这样的帽子扣下来,地域之间的争执极其容易激化为族群之间的对立。

 

  二、新媒体传播特性和族群地域歧视

 

  (新媒体传播中的个人主义和网络暴力的负面影响

 

  互联网已成为全球性的信息通讯载体和生产者,网络媒体革命性的使每个传播个体,相较于传统媒体的填鸭式传播方式,可以主动选择自己感兴趣或者利益相关的有效信息,彻底从被动转为主动,而媒体也回归到工具意义本身,媒体不再是统治大众思想的专制魔王。事实上,网络也仅仅只是一种应用工具,它并没有消融民族、国家的疆界的能力,在某种意义上反而会巩固这一边界。但网络加速加大了信息的传播,特别是新媒体的应用。其超强的信息传播能力令传统媒体望尘莫及,这其中既包括对负面信息的的传播也包括它的自我纠错能力。

 

  作为新媒体传播的代表,微博具有传播、自传播、分享、互动、话题聚集等综合特点,在微博上,千千万万的碎片在议题的影响下又能在关键时刻形成关联和聚拢,并在互动中凸显出强大的内在导引效应。传播个人主义的到来意味着最低限度的国家干预与组织限制,也意味着最大限度的个人自由表达。自媒体的出现激活了无数潜在的信源,它打破了传统媒体的垄断地位,使信源、媒介、受众与传播者等诸多传播要素融为一体,最大限度地突显了个体的力量,促成传播的个人主义革命。正是这种毫无约束力的无门槛的发言制度,使得在传统媒体语境中无法进行表达的个人意见在网络上喷涌。在此次的港陆骂战中,微博是一个重要的传播阵地,引起骂战的视频由网民个人拍摄后放到网上,经过微博链接后在内在圈层中不断被转发和评论,由此聚合的力量又将信息传播到更广泛的圈层中去,以致在整个网络平台形成一股信息风暴,引起大众和大众媒体的关注,迅速引起激烈争论,双方各执一词,两阵营你方唱罢我登场。虽然由于大陆网络管制的原因大家无法全面的看到香港市民的言论,但其信息量和传播广度已大大超过传统媒体,这也是它能够成为一个公众话题的重要原因。

 

  (意见领袖的舆论引导和影响

 

  意见领袖是指在人际传播网络中经常为他人提供信息、意见、评论,并对他人施加影响的活跃分子,是大众传播效果的形成过程的中介或过滤的环节。由他们将信息扩散给受众,形成信息传递的两级传播。舆论领袖一般颇具人格魅力,具有较强综合能力和较高的社会地位或被认同感。

 

  但在新媒体传播中,由于其自发性和便捷性,意见领袖的某些言论只是个人意见的即时表达,却会快速的传播开来,并形成强大的社会舆论和热点话题。比如孔庆东做客某节目时公然抛出狗论,并在其微博上为此言论辩护,令本就激烈的争论再次升级,将港陆骂战由地域矛盾激化为港陆之间的族群冲突,骂战的范围不仅仅局限于地铁违规吃饭这个问题,更扩大到普通话和粤语之争,中华文化正统之争、文明之争等各个方面的问题。网络上的大批意见领袖对此事件进行了转发传播和评论,从狭义的角度看,正是他们或过激或理性的观点左右着事态的发展进程。

 

  三、 新媒体和传统媒体的互动对于地域歧视现象的影响

 

  虽然新媒体的发展非常迅速,但作为一种新的传播手段,新媒体中的深度解析或者报道资料都是传统媒体提供的。两者之间相互融合促进,共同满足受众的需要。在港陆骂战中,香港的各大电视台和报纸都对此做了专题策划和详细报道,甚至有网民合资在苹果日报刊登大幅侮辱性广告。在此广告截图被网友传到网络上后,在内地网络上引起了巨大的轰动,大陆网民在网上讨论的火热,各种小道消息假新闻满天飞,骂战不断升级,争论不断扩大,传统媒体此时却并未发挥其权威性和舆论引导功能。因此,新媒体和传统媒体的融合在各地区的发展进程是不对等的,这种媒介环境的差异不单单是媒介内部的技术性问题,而是政治、经济、文化等多方面复杂因素的总和。这种不同的媒介环境对于地域歧视的发展也起到了促进作用,不同环境和文化下的受众交流的信道既不相同也不通畅,必然造成信息在传播中的错位和扭曲。双方交流渠道不畅,令彼此的鸿沟进一步扩大。

 

  传统媒体相对于新媒体来说,其优势更多的体现在它的权威性和人才储备。报纸和电视等作为经过多年的洗练发展的传统媒体,有正规可信的信息来源渠道和把关人”;电视台和报社也都有充足的人力资源储备,拥有众多专业素养较高的职业新闻人才,他们对于新闻传播的流程非常熟练。这些正是新媒体十分欠缺的。而由大陆和香港不同的新旧媒体互动情况可以看出:新媒体和传统媒体的信息对接程度直接影响着信息传播的路径和进程。而在此次港陆骂战中,正是这种传统意义的大众传播媒介报道的不对称,以及非理性报道的传统媒体,致使地域歧视问题愈发明显和严重。正是这种忽视、误读及偏见现象引起了大众传播媒介的自我背离,腐蚀了大众传播媒介的构建,拉大了地域的差距。

 

  四、结语

 

  地域歧视本质上是一种坐井观天式的自大病,从心理学上来讲,是来自对安全感和自我认同的需要。在个人传播为主导的新媒体语境下,这种廉价的自我满足很容易变成地域排外或者群体攻伐。当今世界,地球正逐渐变 ,地域间的人文差距也在缩小,多元文化的大融合成为不可阻挡的趋向,将文化差异演变成民族仇恨既是错误的也是愚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