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色市地中海贫血筛查阳性夫妇的基因的相关分

 作者简介:冯燕妮(1978-),女(壮族),广西靖西县人,主治医师,医学学士。
  通信作者:潘红飞,男,儿科主任医师,医学学士.
  百色市地中海贫血(地贫)发生率高[1],高危地贫夫妇发生率也居高不下,通过地贫筛查、筛查阳性者进一步用基因分析方法确诊、检出夫妇双方均为相同地贫携带者对提高遗传咨询质量,降低重型/中间型地贫婴儿的出生意义重大[2~3]。近几年共有450对夫妇因地贫筛查双阳性而转诊我院地贫产前诊断中心,现将基因检测结果报告如下。
  资料与方法 1.观察对象 2010年1月至2011年12月共有450对夫妇(900人)因地贫筛查双阳性而转诊我院地贫产前诊断中心作进一步确诊。其年龄在21~45岁之间,民族分布主要以壮族为主,壮族为731人占总人数的81.2%,余分别为汉、苗、瑶等民族。
  2.诊断和筛查方法参照文献[4]
  (1)筛查方法:根据红细胞计数(RBC)指标和血红蛋白分析结果可以进行初步筛查:①平均红细胞体积(MCV)<80 fl和(或)平均红细胞血红蛋白量(MCH)<27 pg为地贫筛查阳性;② MCV<80 fl和(或)MCH<27 pg且血红蛋白电泳分析血红蛋白A2(HbA2)>3.5%为β地贫杂合子;③MCV<80 fl和(或)MCH<27 pg且血红蛋白电泳分析HbA2<3.5%,且排除缺铁性贫血考虑为α地贫杂合子;④MCV<80 fl和(或)MCH<27 pg并聚丙烯酰胺凝胶电泳ξ链阳性为标准型α地贫杂合子。
  (2)确诊实验:应用17种β地贫突变和三种α地贫基因缺失及三种α突变进行地贫的产前诊断。
  (3)产前诊断:双方确诊均为同一类型的地贫携带者夫妇,给出非指令性意见,由其自主选择产前诊断和妊娠结局。
  结 果 1.地贫基因检测结果 本组检测900条染色体,其中α地贫共检出243个等位基因突变,频率为27.0%;β地贫共检出144个基因突变,频率为160%。见表1、表2。
  2.夫妇基因检测结果 450对夫妇双方进行基因检测结果,90对(20.0%)夫妇为不同类型的基因携带者/患者;194对(43.1%)夫妇双方为相同类型地贫基因携带者/患者,其中高危地贫夫妇166对(85.6%),高危地贫双方均为α地贫主要基因类型:α°/α和α°/α为28对(16.9%),α°/α和α+/α 为45对(27.1%);夫妻双方均为β地贫主要基因类型:β°/β和β°/β 为39对(23.5%),β°/β和β+/β 为12对(7.2%);夫妻双方均为α复合β地贫共有12对(7.2%)。仅一方为地贫基因携带者夫妇116对(25.8%);夫妇双方基因检测均正常者50对(111%)。见表3。
  3.产前诊断结果及高危地贫胎儿的妊娠结局 166例高危产妇中共有133例(80.1%)孕产妇进行产前诊断,其中检出正常胎儿37例(27.8%),重型/中间型(α地贫、β地贫或α复合β地贫等)地贫胎儿40例(30.1%),33例选择终止妊娠。
  讨 论 广西为地中海贫血高发地区,地中海贫血基因携带率为20.0%左右,而百色是广西地贫发生最严重的地区[5],重型地中海贫血因治疗费昂贵,给社会和家庭造成沉重的负担。为避免重型地贫患儿的出生,对高危人群特别是地贫筛查阳性者作进一步确诊、遗传咨询及产前诊断对避免重型地贫患儿的出生意义重大。
  本组资料对450对地贫筛查阳性夫妇进行确诊检查,检测900条染色体发现α地中海贫血基因频率为27.0%,其中位列前三位分别为SEA (457%)、3.7 (235%) 和αCS(107%),与周剑英等[6]报道的广州地区产检人群α地中海贫血基因类型中前两位一致,而第三位广州地区为42(535%),我地区为αCS(107%),两者存在一定差异,提示我地区存在αCS的比例较高,在产前诊断地贫检查中应重视对突变型基因检测,以避免造成漏诊。β地贫基因频率为16.0%,其中前三位分别为17M(431%)、4142M(340%)和7172M(63%),与周剑英等[6]报道结果相似。
  本组双阳夫妇地贫基因检测结果中,57.0%地贫筛查阳性夫妇无生出重型地贫患儿风险,占地贫筛查阳性夫妇一半稍多,包括20.0%为不同类型的地贫基因携带者/患者、25.8%仅一方为地贫基因携带者/患者和11.1%夫妻双方基因检测正常。但同时我们还应看到,有43.1%地贫筛查阳性夫妻为相同地贫基因携带者/患者,除部分为静止型纯合子或双重杂合子组合外,真正高危地贫夫妇占总数的36.9%,即在地贫筛查阳性夫妇中超过三分之一的夫妇有生出地贫患儿的风险。隗伏冰等[7]曾报道通过对孕妇同时进行血常规和血红蛋白(Hb)电泳分析认定α和β地贫表型阳性,在α地贫表型阳性中高危地贫夫妇占73.3%,而β地贫表型阳性中则占84.4%,比本组资料高一倍多,原因是我们对本组地贫筛查阳性要求较宽,单MCV和/或MCH降低进行进一步检查比例较高,而MCV和/或MCH降低同时行血红蛋白分析、铁蛋白测定等再进行进一步检查比例较低,如果按MCV和Hb分析标准统一进行分类统计,本组的地贫表型阳性中高危地贫夫妇所占比例与上述报道相似。总而言之,要重视对地中海贫血筛查双阳夫妇的确诊、遗传咨询和产前诊断指导,并告诫地贫筛查阳性夫妇要及时做基因检查、遗传咨询和高危胎儿的产前诊断,避免重型地贫儿的出生。
 本研究对高危地贫夫妇提供非指令性遗传咨询服务,讲明生出各类地贫患儿带来的极高的医疗费用和医疗资源负担,对健康、心理、家庭和社会的影响等信息,同时讲明通过绒毛、羊水或脐带进行产前诊断的途径可以避免地贫患儿的出生,在经过详细遗传咨询深入了解其预后再由夫妇商量自行决定去留,体现了非指令性遗传咨询的原则[8]。结果共有80.1%孕产妇进行产前诊断,有27.8%胎儿正常,30.1%为重型/中间型地贫胎儿,大部分胎儿都选择终止了妊娠,小部分中间型α地贫胎儿由于种种原因继续妊娠。
  总之,百色市是广西地贫检出率最高的地区,其地贫筛查双阳夫妇中高危地贫夫妇占相当大的比例,开展大规模的人群筛查、遗传咨询和高危地贫胎儿的产前诊断是控制重型地贫儿出生的最佳途径。
  参考文献[1]Pan HF,Long GF,Li Q,et al.Current status of thalassemia in minority populations in Guangxi,China[J].Clin Genet,2007,71(5):419

[1] [2]  下一页

426.
  [2]冯善伟,辜俊梅,李 华,等.依托人口和计划生育体系建立地中海贫血群体干预模式的实践与体会[J].中华医学遗传学杂志,2011,28(2):223226.
  [3]徐两蒲,黄海龙,何德钦,等. 福建地区孕妇α地中海贫血基因突变类型及产前诊断[J].实用妇产科杂志,2011,27(11):860863.
  [4]徐湘民.地中海贫血预防控制操作指南[M].北京:人民军医出版社,2011:3.
  [5]Xiong F,Sun M, Zhang X,et al.Molecular epidemiological survey of haemoglobinopathies in the Guangxi Zhuang Autonomous Region of southern China[J].Clin Genet,2010,78(2):139148.
  [6]周剑英,谢杏梅,李东至,等.广州地区产前检查人群地中海贫血流行病学分析[J].中国优生与遗传杂志,2013,21(2):6869.
  [7]隗伏冰, 张秀果, 钟 梅,等.通过孕期筛查和干预降低东莞地区重型地中海贫血胎儿的出生率[J].河北医学,2011,17(11):15601562.
  [8]Pergament E,Pergament D.Reproductive decisions after fetal genetic counselling[J].Best Pract Res Clin Obstet Gynaecol,2012,26(5):517529.

上一页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