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文化下的俄狄浦斯情结_无鸾

- 编辑:admin -

中国文化下的俄狄浦斯情结_无鸾

论文导读::夜宴》戏仿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弗洛伊德和俄狄浦斯情结。这便是本文旨在探讨的“亚恋母情结”。太子无鸾在得知父亲被谋杀后。
论文关键词:夜宴,俄狄浦斯,亚恋母情结,无鸾

  当下根据盛和煜、钱珏的小说《夜宴》改编热映的由冯小刚执导的同名电影在2006年取得了不菲的票房。《夜宴》戏仿莎士比亚的《哈姆雷特》,反映的是宫廷中争权、夺势、复仇的人间悲剧:太子无鸾的叔叔厉帝谋杀了哥哥明帝,夺取了皇位,霸占了哥哥的皇后婉后,太子无鸾在得知父亲被谋杀后,立即从外地赶回京城,调查事实真相,准备为父报仇,最终同归于尽。但是值得注意的是,无鸾一直爱着婉,由于父亲和叔叔利用权力两次从无鸾手中夺走了婉,使得无鸾与婉的爱恋关系发生了扭曲,这便是本文旨在探讨的“亚恋母情结”。
  一、弗洛伊德和俄狄浦斯情结
  西格蒙德?弗洛伊德是奥地利精神病学家,精神分析的创始人。弗洛伊德受家庭环境的影响,与母亲建立了深厚的强有力的依恋关系和独特的情感关系,而对父亲则产生了叛逆忌恨心理。在父亲去世后他开始进行自我分析,于1897年,弗洛伊德首次提到“俄狄浦斯情结”,亦称“恋母情结”。
  俄狄浦斯情结在精神分析中指以本能冲动为核心的一种欲望,此说来源于古希腊罗马神话与传说。神话中,俄狄浦斯杀死了自己的父亲娶了自己的母亲,后来弗洛伊德用俄狄浦斯情结指儿子们恋母弑父的心理和倾向。
  二、 中国文化下的“亚恋母情结”
  弗洛伊德认为,人类的无意识之中存在着一种与生俱来的恋母弑父的心理情结,而且这种情结具有不分种族和文化的普适性,那么在中国的文化背景下是否存在着俄狄浦斯情结?中国文化下的俄狄浦斯情结又是如何表现的呢?
  中国是一个文明古国,几千年来,中国社会受多种思想文化的影响和塑造,逐渐形成与发展着它自己独有的民族特性和社会风貌。单说中国的父子关系,中国封建家庭实行父为子纲,父亲对子女的制约表现在多个方面无鸾,比如经济专制、人身专制、思想专制和言行专制等。在这样的家庭伦理中,父亲具有至高无上的权威,儿子只能服从父亲的权威,从这种意义上说,在中国文化下,“弑父”被认为是大逆不道,儿子对父亲的反抗只能另辟新径。
  受中国古老文化的影响,中国儿子们会采取另类“弑父”,那么中国文化下的恋母又有什么特色呢?在中国封建婚姻中,一个男子除了正妻之外,还可以娶几个或更多的小妾,有时候小妾的年龄和丈夫的儿子的年龄相仿有时甚至还要小,这就使得中国封建家庭里出现了儿子与小妾的爱恋关系。但中国伦理的特色在于其名分制。中国家庭实行严格的名分制度,名分制度确立了具有尊卑、长幼、上下、远近次序的人际关系,并要求每一个社会成员“名”与“分”相等。而且中国的婚姻有严格的辈分限制,不同辈分不可发生性关系。因此,儿子与小妾的爱恋关系属于一种变异的恋母。
  从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中国文化下出现了另类“弑父”,同时也出现了另类“恋母”,笔者认为可以把这些现象称作“亚恋母情结” [①]论文发表
  三、《夜宴》中的两类“亚恋母情结”分析
  从感情的角度讲,《夜宴》主要描述了一种三角关系;太子无鸾和婉本是一对恋人,无鸾的父亲和叔叔却先后霸占了婉。该文本中,无鸾的父亲,即明帝利用权力霸占了婉后,使得婉成为无鸾的母妃,明帝去世后,无鸾的叔叔厉帝继承了皇位,再次霸占了无鸾的爱人,无鸾面对自己的父亲、叔叔和婉后,表现出了中国文化下的“亚恋母情结”。
  1、另类“弑父”
  对于“弑父”的含义,中外学者进行过探讨,认为应该包括广义和狭义两类“弑父”。狭义的“弑父”就是把父亲杀死,而广义的“弑父”不仅仅指对父亲的谋杀,它还包括对父亲的代表或象征,以及父亲的权威的叛逆,也就是说,被谋杀的是父亲的权威,因此,“弑父”的象征意义包含了对父亲权威的排斥、恨、和超越等。
  《夜宴》一开始就是对婉和无鸾约会场面的描写,他们约会的地点是皇宫中一处静谧的地方,宫里的人都称它为“篱笆绿”。在这里,没有权力和地位的悬殊,只有两个彼此相爱的恋人。但是,他们这次的约会有点特殊,因为婉很快就要被无鸾的父亲—─明帝册封为皇妃,婉和无鸾的关系就发生了变化,他们不再是一对恋人,他们成了“母子”,而造成这一切后果的是无鸾的亲生父亲—─明帝。明帝是一国之君,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同时,按照中国的家庭伦理,明帝是无鸾的父亲,父亲对子女有绝对的决定权。无鸾想改变这一切,可是受中国封建文化的影响,他不可能直接谋杀自己的父亲,因为“弑父”比“杀子”更不为礼法所容忍。
  面对这种情况,无鸾选择了另类“弑父”,即逃避、背叛父亲的权威,归隐山林。
  戒备森严的皇宫里无鸾,找不到任何争斗的痕迹,似乎没有凶杀或劫持的可能。然而,太子也没有留下任何书信或者口信,就这样,突然地,毫无征兆地不见了。(2006:14)[②]
  太子无鸾逃离了皇宫,在民间找到一处类似“篱笆绿”的地方,整日以歌为伴,用歌表达自己的寂寞,过起了伶人的生活。无鸾通过放弃与父亲的对峙,拒绝进入父亲的象征系统,忘却父亲,实施对父亲的被动攻击。
  后来,明帝驾崩,无鸾潜回皇宫,与婉在“或跃堂”再次约会时,
  婉后的体香让无鸾迷醉了,冷却的眼神终于松了戒备。他的心头被孤独,被思念,被矛盾,被恨都要撑破了,生生地疼。婉后隔着薄纱的体温让他恍惚间想倾诉所有的疲惫。一如数年前,无忧无虑的小王子。他的手也不觉搂紧了只隔着一层薄纱裙的婉后的腰,这竟然是这么多年的第一次,他们的肌肤靠得这样近这样亲…… (2006:90-91)
  这时,无鸾的父亲已经不存在了,包括父亲的象征也已经不存在,所以,无鸾恋母的幻想得以实现。
  无鸾并没有因为父亲的死亡而实现自己光明正大的和婉发展他们的爱恋感情,因为他的叔叔篡夺了皇位,并霸占了婉,册封婉为皇后。这时,婉无论是无鸾的“母后”还是无鸾的婶母,他们又属于不同辈分,无鸾和婉的爱又成为不为宗法所容忍的事情,这时的无鸾面对自己的叔叔,“面前的这个人和自己留着一样的血,有着同样的家族徽记的绿色眼睛,他是父亲的亲弟弟,自己的亲叔叔。”这时他甚至想到了叔叔曾经像父亲一样爱过他,他把厉帝看成了自己的父亲,因此他自己的伦理观念也不容许他再继续爱婉,这时的无鸾再次选择逃避,他不想复仇,他宁可相信自己的父亲真的是被毒蝎子咬死的,他想逃避这一切,因此他告诉婉他的责任已经由叔叔担当起来了。
  无鸾的归隐,逃避,归根到底是对父亲以及父亲象征系统的被动攻击,是对父亲形象的谋杀,但是他潜意识中的弑父娶母没有改变。后来,父亲驾崩,父亲的实体已经不存在,因此父亲的权威也就不存在了,这时无鸾的恋母幻想才得以实现。这虽然和狭义的弑父有所不同,但这仍然是恋母弑父的表现,所以,无鸾有弑父倾向,但只是另类的弑父。
  2、变异“恋母”
  中国自古就实行一夫一妻制,但这只是表现形式而已无鸾,实际是一妻多妾制。一妻多妾是对一夫一妻的补充,多妻妾是男子的特权,或者更确切的说是统治阶级男子的特权。统治阶级拥有生产特权、生活特权和政治特权等,他们因此拥有纳更多妾的权力,据《北史?李迁哲传》记载,李迁哲纳妾数百人。这便造成了一个社会问题:社会上怨女众多,因此小妾便与家中的儿子有了爱恋关系,甚至有的小妾本就是儿子的恋人,被父亲利用权力夺走了,但小妾与儿子依然保持着爱恋关系,这便出现了中国文化下的恋母情结。
  《夜宴》中,无鸾和婉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生活在皇宫中,一起练剑,在他们的心目中,明帝是他们的父皇,可是明帝却把婉册封为妃。生活在封建皇宫之中,受封建文化影响的无鸾,只能逃避父亲的权威,把对婉的爱深深地掩埋在内心深处。明帝驾崩后,厉帝篡夺了皇位,再次把婉册封为皇后,婉再次成为无鸾伦理上的母亲,这便引起了无鸾的愤怒和愤恨,他把对厉帝的恨转嫁为对婉的愤恨。他嘲弄婉的脸为“六分得意,三份紧张,还有一分对先帝的愧疚”,并责问婉“那你的脸呢?是不是面具,是不是最可怕的面具!?”。
  尽管无鸾和婉之间存在着矛盾和误会,但他们却依然为了爱保护着对方论文发表。无鸾在婉的皇后册封大典上,通过自己的节目了解了父亲死亡的真相,因此激怒了厉帝,厉帝要把无鸾驱逐出境,与契丹国互换太子,这时婉极力保护无鸾,
  婉后急切地:“不过据我所知,他只是一个牧马人的儿子。”
   厉帝大笑:“这些野蛮人!”笑容一收,“朕不学他!我泱泱大国,以诚信为本,我们派真正的太子去!”
   婉后一惊:“不!”
   厉帝似笑非笑地望着她:“为什么不?”
   婉后有些惊慌失措,努力地找着理由:“他性格太柔弱……”
   “正好,塞外的风沙能磨砺出他的坚强。”
   婉后拉着厉帝的手,央求道:“他容易冲动,会得罪契丹可汗……” [2006:140]
  婉后这次没能够保护无鸾,但还是派人把太子的命给保住了。后来,在厉帝宴请群臣时,各派矛盾终于激化,造成了杀戮,那时,无鸾用自己的生命保护了婉。
  无鸾和婉的感情,本是一对恋人的轰轰烈烈的爱情,但由于父亲及父亲权威的插足,改变了他们的社会关系,使他们成为伦理上的“母子”,他们彼此的爱恋以及对对方的保护发生了质的变化,成了受中国封建文化影响的“亚恋母”关系。
  四、“亚恋母情结”的伦理悲剧
  《夜宴》上演了一场人间悲剧:厉帝被婉后用毒药毒死,无鸾为救婉后被毒剑刺中而中毒身亡,婉后也被剑刺中身亡。这种悲剧结局,归根到底是“亚恋母情结”导致的伦理悲剧。中国文化下的“亚恋母情结”为什么会导致伦理悲剧的发生呢?
    是道德礼法的限制。邵伏先在《中国的婚姻与家庭》中提到,性禁忌在中国的氏族社会就已产生了无鸾,“对性的规范是人类最早的规范之一。”人类最先的性禁忌,“是区分性交关系中的辈分:不同辈分的异性不可发生性关系,同辈异性则可为夫妻”。中国儒家伦理的特色就在于其名分制,每个人在社会中都有自己的身份地位。按照中国伦理,父亲的妾和儿子之间、叔叔的妻子和侄子之间是长辈和晚辈的关系,因此他们不可发生性关系。因此,《夜宴》中,明帝把婉册封为妃,厉帝把婉册封为皇后,便剥夺了无鸾再爱恋婉的权力,因为他们已经属于不同辈分,他们之间如有关系便是乱伦。中国历代王朝都对乱伦行为进行严厉的惩罚。《汉书?荆燕吴传》记载,武帝曾严厉惩罚定国与其父亲的妾有奸情的的乱伦行为,当时大臣们认为“定国禽兽行,乱人伦,逆大道,当诛。”[③]对于生活在封建皇宫的无鸾和婉而言,他们都不敢违背宗法,大胆为自己的爱情而斗争。
  总之,虽然《夜宴》在悲剧情节方面戏仿了莎士比亚的著名悲剧《哈姆雷特》的情节,但是,《夜宴》的悲剧是中国式的伦理悲剧结局。
  [①]辽宁大学文化传播学院王向峰,在社会科学2004年第6期,发表了《中外悲剧作品中“亚恋母情结”的戏剧表现》,本文在次此借用“亚恋母情结”这一术语。
  [②] 夜宴, 盛和煜,钱珏, 中信出版社,2006年版
  [③] P1903 [汉]班固?汉书,北京中华书局,19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