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医师注意义务的产生

- 编辑:admin -

试论医师注意义务的产生


  [论文摘要]医师注意义务既要考虑切实保护患者的利益,又要考虑将注意义务限定在合理的范围之内。医师注意义务应包括法律、法规、规章制度和具体操作规程,以及职务和业务上的习惯和常理、接受期约或委托所要求的注意义务。

  [论文关键词]医师 注意义务 产生

  一、依法律、法规、诊疗规范产生的注意义务


  医疗行为具有高度的专门性和复杂性,现代国家为保护患者的利益大多有专门的法律规范如《医师法》、《母婴保健法》、《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等。《医师法》规定医疗机构及其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必须严格遵守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恪守医疗服务职业道德。实际上,医疗卫生管理法律、行政法规、部门规章和诊疗护理规范、常规所确定的注意义务,也是相关医疗活动中医务人员技术水平的一般标准。医疗活动具有很强的实践性,每一种有效的防治疾病的方法都需要在实践中反复探索和验证,这就有必要对医疗活动进行总结和归纳,对其中的已经定型的基本经验,如进行某一诊疗活动时应遵循的程序、步骤与标准等,通过制定行政法规、规章或者诊疗护理常规、规范的方式确定下来,从而规定医务人员在医疗活动中对各种具体情况的注意义务,以便医师在医疗行为时遵循。
  诊疗规范是医疗标准的反映,对每个医疗差错案件涉及的相关问题,可将诊疗规范视为根据,以认定被告的治疗行为是否符合医疗标准,同时还可减少医疗费用,促进医疗标准愈趋明确。这样,医师就不必因防止潜在的医疗差错诉讼而实施防卫性医疗,患者也可免除费用很高的、并非诊疗目的的检查项目和程序。在普通法上,控辩双方将诊疗规范作为证据已有十几年,美国医学会《医疗数据指南》等权威诊疗规范常被引为证据。
  值得注意的是,医师遵循了规范性文件而造成患者的损害并不能完全免责。这些注意义务只是对医师的一般要求,如果这些规范所确定的义务已落后现有的医疗护理理论及实践,已有了更高的标准,医师则应遵循这种标准,否则,应认为其违反了注意义务。

  二、依业界习惯产生的注意义务

  医疗上有许多不成文的习惯,如医师手术应有无菌观念、止血彻底等均为医师所应熟悉的习惯,这些习惯对患者的生命健康有重大影响,为医师应遵循的注意义务。同前文类似,对这类惯行并不能使医师完全免责。如果有证据显示在专业惯例中有明显的疏漏,被告却故意冒了这种巨大的风险,特别是如果这个风险是很容易且不需要太大的成本耗费就可以避免的,法官就应当尽量验证被告的行为是否存在疏漏。如果法官根据当时的专业技术水平,对被告不采取适当的防范措施的理由进行分析,一旦发现被告的行为中出现这样的疏漏没有适当的理由,并且发生这样的风险明显是不合理的,就可以认定被告有过失。同时惯例是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发生变化,专业惯例也不例外。因此,那些曾被认为是正确的程序可能不再被遵循。如果已经证实某项技术从本质上与所有已知的专业意见相悖,专业人员就不能固守这项旧的技术。这要求在运用专业技术的同时,要保持该技术的现代化。

  三、依契约而产生的注意义务
  医疗行为大多具有手段性、不确定性,但这并不排除医患之间的约定义务。在传统的过失侵权理论契约义务仅能产生契约责任,但根据现代英美法责任承担理论,如果被告出于自愿而对原告承诺承担某种职责、责任或义务,则被告即应承担对原告注意义务,如果他违反此种义务,即应承担过错侵权责任。责任承担理论是一个极有价值的理论,他促使行为人对自己的承诺负责,特别是这种承诺使患者产生合理信赖时尤为适用。患者对诊疗方法的特殊要求,是患者自主权的内容。患者不能忍受痛苦而接受某种较好的检查或治疗方法时,或因宗教信仰而拒绝某些医疗措施时,医师应当尊重这种选择,此时医师应履行充分说明的义务和告知的义务。医疗行为与商品的制造或修理不同,人体对于治疗的反应亦呈现多样性变化,而依目前医学水准,要求所有疾病必定治愈是不可能的事情。故日本学者认为,以实现不可能的事项为目的之法律行为无效,而将医疗契约中治愈疾病之特约视为无效。英国判例亦采用相同的观点。我国《医疗机构管理条例实施细则》明确禁止医疗机构使用含有“疑难病”、“专治”、“专家”、“名医”或者同类含义的文字名称,以及其他宣传或者暗示诊疗效果的名称。如果医疗机构或其科室医务人员通过广告等方式宣传或者暗示诊疗效果,或者对患者进行某种对诊疗效果的承诺,患者在其宣传以及医疗活动过程中对其专长,如对某种疾病,某种诊疗方法有特殊技能宣传自己,对某种手术的成功率为百分之百等进行明确的介绍、渲染,足以使患者产生合理信赖的,则应当保护患者这种合理的信赖,在判断医疗机构或其医务人员的过失中应当考虑这一因素来确定其注意义务的标准。我国不能像日本、英国等那样随意让医师从自己的承诺中解脱,对那些为经济利益而包医包治的“医疗行为”让其承担相应的责任也是恰当的,这样的约定一旦没有达到特定的效果即可视为医师违反注意义务。事实上,司法实践也正是这么认定的,1999年8月13日《人民法院报》报道,湖南省新日县人民医院在1998年9月向全社会公开承诺,如有急重病人请及时拨打4712110,本急救中心将迅速出动,及时救护。1998年12月14日患者吕某突发心脏病,拨打此电话,而该院救护车因煤车挡道没能出车导致患者死亡后,法院判决认为医院违反其公开承诺,因此赔偿患者各种损失12万元。医疗上的手术同意书、麻醉同意书等常有免责条款,对此免责条款的效力通说认为此种约定无效,认为违反公平原则或违反公序良俗原则。故医疗契约若有免责条款
  不论约定免除任何程度责任均为无效。德国医疗契约立法草案第10条亦规定免责特约为无效。法国最高法院也同样主张违反诚信原则而无效。日本判例表明:“违反公序良俗,违反衡平原则而否定其效力。”日本学说认为,为治疗疾病而不得不住院或接受手术的患者,没有不进行书面署名押印的自由选择的余地,也就是说患者此时的意思表示是不自由的,因此这些免责条款违反公序良俗原则而无效。1963年美国实务上,亦有类似的判决。事实经过是原告Tankl于1956年6月1日至被告经营的UCLA附设的医学中心求诊,并与该医学中心签定住院契约,其中有一免责条款。后法院认此约定无效。法院认为原告住院签约时,医院具有决定性优势,原告并无讨价还价的可能,而且医院与病人订立的条款影响到公共利益,故应受到公共约制。
  综上所述,在手术同意书及医疗机构有关诊疗定型化契约,免除医师的责任,世界各国均认为违反公序良俗、有失公平而无效。我国《合同法》、《消法》亦认为这类免责条款无效。我国现在各医院手术同意书、住院同意书等大多详细列出可能出现的医疗意外、并发症,出现医疗纠纷大多以此抗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