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原生态民族音乐:儿童生态式艺术教育的天然课堂


  论文关键词: 原生态民族音乐; 生态式艺术教育; 天然课堂 
  论文摘要: 生态式艺术教育是一种面向人的全面文化素质的教育,它强调认知、感情、体验的融合,关心人的整体人格的形成。黔东南民族音乐是进行生态式艺术教育的天然课堂。新时代,我们须将传统与时代对接,更好地发挥原生态民族音乐“歌育人”的特有功能。 
   
   艺术是真善美的统一,它不仅有利于儿童的个性和创造能力的发展,还有利于儿童的认识能力的发展,提高儿童的全面的文化素质。现代教育各学科之间不合理的区分,使人不再是整个的、立体的,和谐发展的人,而成了一种局部的、片面的的个体。这种教育所创造的个体是一个没有长久精神生命力,不能持续开放发展的人,也就失去了人的本真(个体的人区别于类、群的特征,就是其本身在教育中所形成的整个的、独特的精神世界)。然而,现代教育存在的无所不在的分裂,不仅使儿童的精神遭受惩罚,也会让人在物欲的海洋中失去了与自然、他人以及社会的和谐。 
   人,如果失去了其精神的追求,那他将失去了自身作为人的本质特征;如果教育所造就的是没有开放的心态、不能够可持续性发展的人,那我们的教育就是失败的教育,没有灵魂的教育,教育必然失去自己的本真,人类也就失去了自己固有的精神家园,人类社会的发展必然是一潭死水,止步不前。 
   个人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标志,是具有一个接纳百川的开放心理和心态,而生态式艺术恰恰是造就这种心态的重要途径。[1]生态式艺术教育是不为艺术而艺术的教育,是一种促进人全面发展的文化素质的教育。这样的艺术教育不仅对个体,更对民族、世界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一、生态式艺术教育的目标 
   如果说地球得到可持续性发展的保证是保持自然生态平衡,那么人得到持续发展,教育的灵魂得以保持,人类社会以及人类精神家园得到保卫与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之一,就是健康的生态式艺术教育。健康的艺术教育是“不为艺术而艺术教育”的生态式艺术教育。这样的艺术教育是一种整体性、融合性、开放性的艺术教育,是展现人的高级联通智慧的综合艺术教育,是充分认识到艺术的本质后发展出的艺术教育。它的目的在于在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建立一种互生、互补、交叉融合、持续发展的生态关系,努力营造使人和谐完整发展的环境,并使人拥有与社会真正文明前进所不可或缺的生态智慧与生存智慧。这种生态智慧致力于建设生态系统内部人类和自然的其他成员在物种丰富性、多样性、变化性基础上的相互关联、相互依存、相互平等,从而形成人类与自然的其他成员共生互生、生生不息、循环复始的生态关系。生态智慧是一种“人在世界中存在的”生态关系,也是一种“人与世界整体同一的”生命境界[2]。因而,生态式艺术教育的终极目标是指向人作为人的“真正自我”的实现。 
   关注人作为人“真正自我的实现”必然关注人的和谐全面人格的形成。生态式艺术教育的本质就是用“爱”“生命”“美”的整体、全面和谐的教育理念和精神,启迪儿童的心灵,使他们的内在潜能得到激发与发展,使他们的人格得到全面和谐发展。 
   二、生态式艺术教育的特征 
   以美为切入点的整体性建构的课程模式是生态式艺术最显著的特点,具体表现如下: 
   1.感受和体验是生态式艺术教育主要方法 
   它注重以儿童熟悉的、亲身经历的心理经验为基点,启发他们用心灵深处最敏感的顿悟认识自我;在情感体验过程中自我反省,在和谐的心理环境与氛围中表现最真实的自我;从而不断地超越自我,完善自我,发展自我。 
   2.艺术是洞察感情模式的源泉 
   艺术本身以其特有的表现力,直达人类生命的最深处,它是人类对生命的感悟、体验,是人作为人对自身生命的再创造与升华。艺术特有表现力能使人将其内在的精神与情感深刻地融入自身的生命之中,从而使人与自然、人与人,人与社会之间达到真正的和谐。 
   3.生态式艺术教育注重情感领域和认知领域的整合 
   生态式艺术教育以儿童熟悉的生活经验基础,突破了以前只注重儿童认知领域发展的不足,它以儿童为中心设计课程体系与模式,注重的是儿童全面立体(即认知、技能与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发展。它将儿童认知的发展与其息息相关的日常生活紧密联系,使儿童在与自身所处的文化、社会、自然不断交互作用的过程中,不断积累经验,完成自身的社会化,并使其人格不断获得发展,最终成为社会发展需要的“社会人”。     三、原生态民族音乐,生态式艺术教育的天然课堂 
   黔东南原生态民族歌舞,是生态式艺术最直接的表现形式之一。置身于这样的歌舞世界中,就是置身于生态式艺术教育的天然课堂。 
   神奇的天籁之音苗岭飞歌、侗族大歌,美丽锦鸡舞……是黔东南原生态民族音乐与文化的典型代表一部分。置身于歌舞的海洋,我们可以忘情地体验人类对生命亘古不变的呼唤与追求。也是这样的歌舞,因为与生活、与自然、与生命的水乳交融:这里的人们生老病死离不开音乐、生产劳动离不开音乐、逢年过节离不开音乐、社会交往离不开音乐、表达情感离不开音乐。儿童便在这样的氛围中成长为这样社会的一部分。 
   侗族大歌是进行生态式音乐教育中最典型的原生态民族音乐,它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至今已有2500多年的历史,是一种多声部、无指挥、无伴奏、混声合声的民间合唱形式[3]。这里就以它为代表介绍一下黔东南苗族侗族民族音乐的独特的生态式艺术教育特点。 
   侗族大歌的歌唱形式把学习音乐与人格的培养和生活的积累融合为一体,它是侗族文化的最直接的表现形式。侗族人民倾其全部的生命热情,为自己创造了一个无与伦比的大歌世界。侗乡的孩子从三、四岁起就开始唱歌。除唱小歌外,侗家的歌唱活动,都是有组织的、团体的,合唱的形式。而通过合唱,能有效地在一种和谐的生态艺术环境中对学生进行团队精神、合作精神的教育,这是一种家庭和个人无法给予的教育。音乐合唱教学不仅能使人将自身融入团队之中,而其最深层次的功能,就是让人不断地突破自我狭小的一隅,而达至人的生命作为“类群体”的新境界。 
   “感受生命、关爱生命、表现生命”应当不仅是教育的主旨,也应是生态式艺术教育主旋律、和艺术真善美高度统一的体现。侗族儿童一开始学习唱歌,就开始了他们的“类群体”生活,在歌唱中,他们彼此交流情感而感受生命体验之美;在歌唱中,他们感悟大自然的四时变化、万物和谐共生的秩序,感受人间的真情与关爱,他们在充满爱和艺术的氛围中成长,感受人类的生命之美,最终而成为生于斯,长于斯的村庄与文化的一部分。 
   感受与体验生命之美,就是人作为人感受与体验自身生命的本真,而这种本真即就是美。侗族大歌的多声部的歌唱形式,本身就是艺术真善美统一表现形式。通过在一个年龄相仿的歌队感受各声部之间的和谐,歌唱者体验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你我彼此依存的力量与生命之美。因而侗族人民音乐世界,不仅是一个美就是真,真就是美的世界,更是一个真善美三者和谐统一的世界。 
   侗族大歌所表现的对生命的体验,是一种当下的、身临其境的体验;动态的、主动的体验;是在有序游戏规则指导下意兴盎然的、灵动活泼的体验。这种体验从本质上说是“感受生命、关爱生命、表现生命”的生态式艺术教育的宗旨与应然。 
   除侗族大歌外,在黔东南苗族侗族地区还有更多的生态式艺术教育的天然素材,等待着人们去发现、去探索其特有的教育价值。 
   随着社会的发展,网络以势不可挡之势席卷了几乎地球的每个角落,现代化的气息充斥了几乎地球的每一分子空气。从教育角度来看,一方面,黔东南原生态民族文化面临失传的危险,另一方面,如果我们在这样的生态式音乐与文化中注入新的时代活力,发挥“歌育人”的特有功能,将社会教育与学校教育、家庭教育三种形式理想的结合起来,达到真正培养人的目的,是摆在我们面前的机遇与挑战。让我们共同努力,在民族文化传承与儿童发展上尽自己的一份子责任。 
   参考文献
   [1] 滕守尧.论生态式艺术教育[J].陕西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5). 
   [2] 毛文凤.生态智慧与生态式教育[J].华东师范大学学报(教育科学版),2008(9). 
   [3] 范生姣,麻勇恒.苗族侗族文化概论[M].成都:电子科技大学出版社,2009.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