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图时代的文学文本教学

搜论文- 编辑:admin -

读图时代的文学文本教学

摘 要:

关键词:

    20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和全球化进程的加快,受西方后现代文化思潮和现代电子信息传播科技发展的影响,各种图像艺术门类迅猛发展起来,当代文化出现整体性的“图像转向”,文学的生存空间受到挤压,读图时代来到了。许多学生对当下的各类畅销作品(包括网络文学)偏爱有加,对文学史上的经典大家作品兴趣有限。 面对视觉文化的轰炸,有人提出“文学边缘化论”,甚至是“文学消亡论”。但文学是不可能消亡的。因为,尽管视觉文化在人们的生活中所占据的比重有所增加,但文学文本与图像文化相比,仍有其自身的优势,它有着丰富的思想内涵和情感内涵,对人们精神的影响更为深刻。
    随着视觉文化的兴起,许多人存在误解:认为读图与文本阅读相对立的,二者只能取其一。一部分人认为,传媒时代的人们从图像中就可以获得想要的信息,仿佛文字的文本也不再需要。而另一部分人则排斥视觉文化,认为视觉文化是低俗的代名词,失去了神圣救赎的功能,沦为娱乐的工具。笔者认为,这两者不应该是对立的,应该互相借鉴,各取所长。传媒时代,传统文学文本教育不能缺少,但我们在进行传统的文学文本教学中,也不能无视大众传媒的存在,必须改变传统的教学模式,教学效果才能显著。为了让学生能在轻松愉悦中授受经典的文学作品的熏陶,在文学文本教学中,必须借助大众传媒工具整合影像、声音、音乐、绘画等介质,使信息突破图文的束缚,在超越时空中,创设教学活动的虚拟场景,克服经典文本教学情景化不强、与学生生活状态脱节的弊病。具体而言,主要可采取以下几种方式:
1. 讨论式教学
    讨论是一种常用的教学方法,也适用于文学文本教学。由于文学文本是一个开放的体系,存在着许多空白,正如德国接受美学理论家伊瑟尔指出,文学文本只是一个不能确定性的“召唤结构”,它召唤读者在其可能范围内充分发挥再创造的才能。正是因为文学作品的意义是多重的,不确定的,所以相同的文本可能得出不同的、甚至完全相反的阐释结论。而这些结论并不一定是你对我错的关系,很可能是互补与共生。通过讨论,学生能拓宽思维,能对不同的解读结果有着清晰的判断。因此,讨论法在文学文本教学中有重要的意义。它可以激发学生的思考,启迪学生的思维;它能扩大信息交流,增加教学容量,突出课堂教学的整体功能。例如,面对《诗经•蒹葭》这首诗,有人认为这是一首招贤诗,“伊人”指隐居的贤人;有人认为这是一曲怀念情人的恋歌,“伊人”指意中人。两者都可说通,还有人认为其实它涵盖世间各种“望而不得”的人生境遇。这些解读都有一定的合理之处,都能在文本中找到依据,不必纠缠于结论的对与错,关键是能拓展学生的思维。
2.启发式教学
    传统的文学文本教学采用的是教师一言堂的方式,教师讲,学生听,师生之间缺少互动,学生只是被动地接受知识,对学习产生厌烦情绪。这种“注入式”教学,使原本为文学性、艺术性、审美性相结合的文学作品解读变成了枯燥乏味的代名词,不利于提高大学生的品格素质与人文精神。因此,在进行文学文本的教学中,教师要善于启发、点拨学生,通过对名家名作的具体分析,让学生达到感悟、熏陶的目标。正如徐中玉先生所言:“在教学过程中,生通过对文本反复互动研讨,表及里,逐渐提升指引到对学生精神、灵魂、生命境界有所感悟。要从作品本身魅力出发,发挥其潜在的熏陶、润泽作用,使学生在兴趣与愉悦中,最终得到感染,成为学生自觉的向往与追求。学生在细读名家名作后,到启发或猛醒,就能自然地、不断地丰富和提高自己。再加上他们从实际生活中感受、取来的体验,互相比较、补充,基础可更为牢固与结实。这样会比从简单观念出发,重复许多枯燥又未必真实的教条,提面命式的强制被动办法,益得多。”[1]这样,师生之间通过文本进行沟通,使教学从传统的“授话”模式转向“对话”模式。
3.情境式教学
    文学是一种通过塑造艺术形象以情感人、以情动人的艺术,在文学文本教学中穿插使用联想式、情景式教学方法,让学生展开想象的翅膀,在具体的情境中体验文学的独特魅力。情境式教学方式要借助多媒体才能完成。凭借大众传播媒介的时空,文学文本教学中的很多内容似乎都可以轻而易举地从枯燥的人——文本的对峙中解放出来,进入情节化、互动式、多媒体、趣味性、多重感知的人——媒体——人对话的场景中,实现教学情境的动态化、生活化、社会化。例如,在讲《荷塘月色》课文时,可以采用《春江花月夜》古筝名曲,并配上几幅带有月色、荷花的精美图片,使乐曲的优美旋律和图片的淡雅画面来共同营造出来的幽清、静谧的氛围,从而使学生陶醉。然后选择课文中优美的句段,师生通过反复诵读体会,自觉深入地理解文本,揣摩作者的心境,领会作品的主题
4.细读法
    细读是相对于泛读、粗读而言的,寻找、发现一般性阅读中容易忽略的细小问题,并将它们放大,这是对作品进行深刻地领悟、细致地洞察。文学文本教学中应采用细读的方法,这样才能在阅读中结合具体的语境领悟作品的真谛。这种方法尤其是诗歌文本解读中更为适用。因为相对来说,诗歌的“朦胧”“晦涩”使阅读者需要更加专注于字、词、句及其节奏、声律的咀嚼。例如读顾城的《一代人》,这首诗歌有形象(境):我在黑夜里用黑色的眼睛寻求着光明。但如果不结合当时的社会背景来看,就不能理解其中的深意:在那个黑暗的年代里,社会处在一个极端迷茫的时期,国家的命运,人民的前途何在?诗人呼唤着人们要觉醒,要在这个黑暗的社会里,要用我们的奋斗与努力,找到我们所需要的光明。这首诗的“意”是虚隐的,境却是实显的。因此,优秀的诗人不在于使用某些表面奇特的字词,而在于他如何把有确定意义的字词同其他字词糅合在一起,使它们在语境中显得不同寻常。这样的分析、解读可以训练、强化学生对于文学语言的敏感度。


参考文献
 [1]徐中玉.对大学语文改革的一些探索、设想[J].群言,200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