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美国心理学家倡导的 积极教育

- 编辑:admin -

谈美国心理学家倡导的 积极教育

论文网在线编辑整理本文。

摘要:积极教育定义为传统技能和幸福教育。为什么应该在学校开展积极教育?美国学者认为,学校中的学生普遍存在抑郁症状,提升甚微的幸福感以及幸福教育可以促进传统教育。美国积极心理学研究小组实验了两种不同的计划:penn resiliency program (prp,宾夕法尼亚韧性项目)和strath haven 积极心理学必修课程,研究幸福是否应该教授给学生。实例证明,幸福教育应该开展,而且可以在学校开展。


关键词:美国;中小学;积极心理学;积极教育;幸福;优秀品质;抑郁
  
  在物质日益丰富,精神产品也日益丰富的今天,人们的生活质量大大提高,但生活满足感却没有大幅度提升。在世界范围内,年轻人普遍存在着抑郁症状。在这种情形下,人们需要学习寻找快乐的技能,这种技能可以帮助人们提高韧性、产生乐观情绪、愿意积极参与事情。美国积极心理学家们认为,这种技能在进入社会前就应该被教授,显然,学校应该承担起这种积极教育的责任。
  积极教育被定义为传统技能和幸福教育,幸福教育能够更好地促进传统教育。儿童和青少年的启蒙教育大部分是在学校里完成的。例如,在美国,6~17岁的孩子一般每星期要花上30~35个小时在学校里(hofferth和sandberg,2001)。因此,学生之间,学生与老师之间的日常交流和相互影响对学生的幸福感有很大影响,这正是“幸福教育计划”的重要目标。在学校,虽然学生的主要任务是学习知识,但大多数父母和教育学者也应该把幸福教育和性格教育看作是学校教育的重要方面——即使不是核心(cohen,2006)。www.133229.Com
  在美国,多数学校已经或多或少地开展了这项工作。近些年来,美国学校关于这一前景的共识有了很大的提高。教育学者们认为,“幸福教育计划”可以:第一,提高被大多数或者全部家长认可的技能和能力;第二,可以在学生健康和行为方面产生显而易见的改善;第三,有助于学生积极主动地投入到学习和成就中。
  美国积极教育研究小组花了近15年的时间,运用严密的研究方法进行了调查,研究幸福是否应该教授给学校的学生。他们坚信“幸福教育计划”与药物干预一样,必须以证据为根本,因此实验了两种截然不同的计划,penn resiliency program (prp,宾夕法尼亚韧性项目)和strath haven 积极心理学必修课。
  
  一、prp项目
  
  prp项目的主要目标是增强学生处理那些日常压力和大多数人青少年时期常见的问题,提高抵抗忧郁与焦虑的韧性。prp通过教学生更加客观灵活地考虑遇到的问题来激发乐观精神。prp也教会学生果断、创造性思维、做决定、放松,以及生活、社交、解决问题、应对困难的技巧与技能。prp用于预防年轻人的抑郁症,在过去的20年间,在17个正式研究项目中被评价分析过,是经过最广泛研究的方法之一。
  1.研究方法
  大多数研究采用随机分组。整个项目包括2000名8~15岁的儿童和青少年,来自于不同种族和宗教背景,不同居住地区(城市,城乡结合部,农村)以及不同国家(例如美国、英国、澳大利亚、中国、葡萄牙);整个prp研究小组呈多样化,包括教师、法律顾问、心理学家、社会工作者和在校心理学研究生,以及一些研究项目的计划组织者,还有独立的prp分析师。
  2.研究结果
  降低或预防抑郁症的发生。17个研究项目中有15个检测了prp对抑郁症状的效果。这些研究项目的元分析充分证实了所有接下来对prp的推断,即大约实验后6~12个月的后期干预效果(brunwasser和gillham,2008)。
  减轻绝望的感觉。元分析也发现prp明显减轻绝望感,提高乐观的情绪(brunwasser和gillham,2008)。
  预防临床等级的抑郁和焦虑。在几个研究项目中,prp预防了中度到重度几个等级的抑郁症状。例如,在首个prp研究中,通过2年的实验后随访,中度到重度的抑郁症状的发病率减半。在最初的治疗中,prp预防了那些抑郁症状不稳定但却在诊断标准线上的青少年的病情发展。
  减少和预防焦虑。虽然关于prp对青春期少年焦虑症状的效果研究较少,但是大多数研究还是发现了明显而持久的效果。
  减轻行为问题。虽然prp对于青春期少年的行为问题(攻击性、青少年犯罪)的影响研究较少,但是几个研究还是发现了明显的效果。例如,实验3年后的最新大范围项目评估发现,通过

论文网在线编辑整理本文。
存在行为问题青少年的家长汇报,prp有着很明显的效果。
  对不同种族背景的孩子都起作用。没有证据表明prp的效果会因种族和宗教不同而发生变化(brunwasser和gillham,2008)。
  
  二、strath haven 积极心理学必修课
  
  积极心理学必修课是第一个以实验为根据的青少年积极心理课程的研究。
  积极心理学必修课的主要目的是:帮助学生认识到自己的标志性优秀品质(如友善、勇敢、智慧、毅力),增加学生对这种能力在日常生活中的应用。同时也希望提高学生韧性、积极情感与对自身目标和意义的认识。
  1. 研究过程
  在美国教育部280万美元的资助下,研究小组完成了对学校积极心理课程的随机控制的评价。实验随机分配347名9年级的学生到语言艺术班,其中包括积极心理学课程组(积极心理学干预组)和无积极心理学课程组(可控组)。学生、家长和教师在实验前要完成标准的问卷调查,实验完成后,还要接受两年的随访。问卷评估学生的社会技能、行为问题和在校的快乐感,此外,还要检查学生的等级。课程总计大约20~25次课,每次80分钟,授课于9年级的学生。大多数课涉及优秀品质的讨论(或者其他积极心理学概念和技能),还涉及课堂的活动,这是可以鼓励学生在个人生活中应用概念和技能的实践家庭作业,以及以后进行反思。
  2.研究结果
  积极心理课程增加了学生校园生活的快乐感和充实感,使他们投入学习,享受校园生活并取得成就。教师反映,研究实验改善了学生学习和掌握知识的能力(如好奇心,对学习的热爱,创造力)。这些研究结果是非常可信的,因为进行评价的教师,他们本人并不进行积极心理学课程的授课,也不知道学生参加的是实验组还是空白对照组。非常重要的是,增加寻找幸福感的技能并不与传统的课堂教育相互抵触,而是在促进传统教育。
  通过将prp与积极心理学必修课结合起来,或是更加严密的干预,也许可以得到更好的效果。由于这是对积极心理课程的首次研究,因此结果的可重复性和对不同社会经济和文化背景学生效果的普遍性将会显得尤为重要。
  
  三、积极教育的培训
  
  基于研究可以得出结论:幸福教育应该开展,并且可以在学校开展。宾西法尼亚大学积极心理学中心一直在培训美国和英国的教师掌握这些技能。培训重点放在实验教师如何在自己的个人生活和专业上应用传授他们的技能,通过举出实例和细节化的课程教实验教师如何传授给孩子这些技能。通过小组活动等方式的练习和应用,使准则和技能得到认识上的强化。培训后,培训人员全年驻扎,同时邀请许多访问学者,每个人待上一周或更久,在积极心理学专业上指导实验教师。
这种培训尚处于早期阶段,可以将它分为三个部分:传授积极教育、嵌入积极教育和生活积极教育。
  1.传授积极教育
  课程通常被设置成独立内容,被称为“独立课程”。独立课程传授积极心理的元素:如优秀品质、韧性、感恩之心、力量、生活意义、投入[1]、积极的人际关系和情感,即传授幸福的内容和技巧。
  优秀品质课程。第一堂课,参加via特长问卷[2]标志性优秀品质测试前,学生要写下他们处于最佳状态时的故事。当学生得到他们的via结果时,学生们对照着他们的优秀品质,重新读以前的故事。几乎每个学生在他们的故事中都发现自己两个以上的优秀品质,大部分甚至发现3个。优秀品质课程还可包括采访家庭成员以发现优秀品质的“家族史”,学习如何使用这些能力来战胜挑战,开发不在个人优秀品质前五名的能力。最后一堂课,学生们共同推选他们认为是各个优秀品质典范的校园领袖(学生或者老师)。这个共同认可和开发能力的过程,使老师和学生有了一种共同的语言来讨论他们的生活。
  积极情绪课程。学生给家长写感恩信,学会如何品味美好记忆,如何克服消极偏见,如何对给予者感恩。在祝福日记中,学生晚上可以回想白天的美景。
  韧性课程。首先,学生学习abc模型(ellis,1962):逆境影响随后感觉的信念会怎样,然后学生们学习如何通过更加灵活、更加精确地思考怎样放慢这个abc过程。最后,学生们学习“实时韧性”(reivich&shatte,2003),以处理经常面对的“盛怒”逆境。
  abc模型(ellis,1962)是指:a代表诱发事件(activating events),b代表信念(beli

论文网在线编辑整理本文。
efs)是指人对a的信念、认知、评价或看法,c代表结果,即症状(consequences),ellis认为并非诱发事件a直接引起症状c,a与c之间还有中介因素在起作用,这个中介因素是人对a的信念、认知、评价或看法,即是信念b。ellis认为人极少能够纯粹客观地知觉经验a,总是带着或根据大量的已有信念、期待、价值观、意愿、欲求、动机、偏好等来经验a。因此,对a的经验常常是主观的,因人而异的,同样的a在不同的人会引起不同的c,主要是因为他们的信念有差别,即b不同。换言之,事件本身的刺激情境并非是引起情绪反应的直接原因。个人对刺激情境的认知解释和评价才是引起情绪反应的直接原因。
  2.嵌入积极教育
  独立课程侧重教授幸福的内容和技巧,但积极教育不仅仅是简单的独立课程。可以将积极教育嵌入大部分的学术课程中,可以是运动场上、田园辅导中、音乐中、教堂里。以下是课堂示例:
  英语老师讨论小说中的标志性优秀品质和韧性。尽管《麦克白》是一个相当抑郁的读物,老师可以引导学生们讨论主要人物的力量,以及这些品质好的一面和坏的一面。在讨论阿瑟·米勒的《推销员之死》和卡夫卡的《变形记》中人物面对的挫折时,英语老师可以用韧性的概念来演示想法的准确程度。
  地理老师让学生考虑怎样衡量一个国家的幸福指数,以及从澳大利亚到伊朗再到印度尼西亚的幸福标准也许是不一样的。还可以研究一个地方的自然地理对幸福有何影响。
  语言老师让学生分析日本、中国和法国民间传说中的人物的优秀品质。
  音乐老师用韧性方法从频繁的演奏失败的经历中建构乐观。
  体育教练发现将积极教育嵌入到体育课中比较难。一些教练用重新定位注意力的技巧唤起队员对场上曾经愉悦的回忆,这些教练报告说,更多的队员因为这样想而克服了负面偏见。一位教练发明了一种以优秀品质为框架的方法来总结比赛。通过总结会,学生通过优秀品质的角度来总结比赛的胜利与挑战。另外,可以引导学生确认那些未能使用优秀品质的机会,这种确认过程能增加将来使用这些品质的主观能动性。
  3.生活积极教育
  当学生到学校面对教师时,教师可以问,“孩子们,昨晚过得怎么样?”孩子们会乐于分享他们简短的事情,比如“我昨晚吃了我最喜欢吃的苹果派”或者“昨晚和哥哥打球我赢了”。如果孩子每天以思考昨天有什么好的事情开始新的一天,他就是生活在积极教育里面。生活因为这个“好的开头”而提高质量了,生活得更好了,学生们会更热心去学习,通过学习并使用不求报答的做好事的技巧,而得到了助人为乐的经历。
  这些零散的例子说明积极教育,无论是传授、嵌入还是活在其中,都会使学校的教师和学生的心态及生活发生变化。
  对于学校的学生,教育的目的一直围绕如何考取更高的成绩,如何成才,如何具备从事成人工作的技能。但是,学校教授学生如何才能幸福同样很重要。这就是美国积极学家倡导的积极教育。

论文网在线: